【周翔】无言(短完)

*OOC 雷 哭戏注意

*言情狗血风(吧)

*没什么剧情


*************************************************************


室外气温难得徘徊在零度边缘,孙翔撇头望去,真是一场大雪。

便任它这团团雪绒,优哉游哉,没有风的降落。

 

孙翔扒着窗子看了一会,中央空调呼呼的送着暖气,长裤短袖的盘坐在羊绒毯上,根本感觉不到一块玻璃外银装素裹的刺骨寒意。

没意思,孙翔很快就失去了这份赏雪的耐心,转身爬起来往零食间走,翻江倒海,翻箱倒柜。

这都买的什么零食,这玩意儿能吃?马卡龙,腻!这什么?泡椒山笋,我买的时候脑子被核桃夹了?

翔哥手一撒,转身走向厨房的冰箱。这都是些什么食材!还剩半块儿蛋糕?草莓慕斯这么少女的东西根本不配我的男儿气概!布丁?这个还差不多!拿出布丁盯着冰箱看了两秒翔哥又把布丁放回去了。

【布丁冬天少吃。】便条上这样写着。

哐的砸上冰箱,孙翔明显很不快。

 

接下来孙翔完成了他的复式楼一日游,从他买房时就指定的【总裁感MAX】落地窗,到被翻成狗窝的零食间,到别名【荣耀周边手办间】的工作室(顺便进去打了两把荣耀),到模特感十足的衣帽间(试了两套衣服默默自己点了个赞),厨房卧室书房客卧,给阳台的花花草草浇了水,给养的乌龟喂了食,厕所都上了一个,最后还是躺在了窗子边。

太无聊了。

孙翔这么想着嚼了一口泡椒山笋。咦,挺好吃的?然后拨通了肖时钦的电话。

“喂?”

“喂小事情,你在干嘛?”

“小翔啊,这个点儿了当然在吃饭啊。”

“这个点儿了?几点了,啊真到饭点,难怪我饿了。”

“……”肖时钦停了停稳住心神,“怎么了?”

“没事……就是无聊。”

肖总无力,他怎么总能这么干脆坦荡荡的让人发囧。

 

“小事情,你信不信死后的灵魂这件事啊。”孙翔伸出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熠熠生辉。

肖时钦呆了一呆,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孙翔……”

“哎你别这么正经,我就,我就这么一问……”孙翔一个轱辘坐了起来,像是怕对面会说出什么来一样急吼吼的卡住,“我没事儿我先挂了啊!”

 

肖时钦什么都还没来得急说忙音就刻不容缓的从手机里堵住他。

至少该提醒他正经吃饭啊。

 

孙翔又躺下来盯着右手看,他不肯摘的这枚戒指,前两年却连戴都不愿意戴。总是这么固执啊,江波涛说,有三句话给孙翔肯定没错,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往边上一滚摸到了手机刚好看到小事情传来的短信。

“记得吃饭什么的,吃饭用人提醒吗?白痴才会忘记吃饭,小事情真事儿……”碎碎念又登上了QQ。

“群,群,群,粉丝群,叶修?”孙翔又是一个轱辘坐起来。

一叶之秋的新任操作者,干的不错啊。孙翔摸摸下巴,想起一枪穿云,忽然鬼使神差的打了句,“一叶之秋是不是受到过诅咒啊?”

打出去孙翔才觉得不对,我去对方是叶修啊,他说这干嘛啊。

果不其然对面回了个“。。。”然后两秒之内又紧跟了一句。

“我感觉是你的逻辑受到了诅咒”

 

孙翔知道苏沐秋是很偶然的事情,去清明扫墓时碰见的。

“为什么当初就是不肯戴呢?”孙翔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就算面前是叶修他也犟不起来了。一面流着悔恨的眼泪,一面不知道是在问谁。

他心里明白,他曾经在重要的地方往错误的方向固执过,叶修把他掰回来了。所以他又不成熟了,他哭,他疑问,然后叶修说,“不是所有付出的代价,都是来得及的。”

 

一个梦想可以有三年延误,也可以有十年等待,人却一天都等不住。一个不小心就白头到老了,也一个不在意,便是斯人已去。

当初怎么会觉得戴枚戒指不好意思呢。

 

“谁要戴那种东西啊!!!”

“……戴。”

“不戴不戴你烦死了太肉麻了啊!一身鸡皮疙瘩!!!”

 

孙翔手臂搭在脸上翻个身,蜷了起来。太无措了这种感觉,究竟该往哪里努力好啊。究竟为什么当初会无视他那么失望的表情啊。究竟为什么不答应跟他去吃那顿饭啊。当初他跟在旁边的时候就应该多跟他说说话的啊。好想跟他说话,好想牵手,亲吻,拥抱。

装的,所有正常淡定时间抚平伤口都是装的,内心的一只手愤恨的几乎可以掐灭所有情绪。

凭什么?天下几十亿都好好活着为什么偏偏是他死!!!内心陡然对活着的人类涌起一股恨意。

回来啊,回来啊,回来啊。

可是所有明白都有代价。

 

孙翔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开就觉得不清不楚什么迷了眼睛,等看清周泽楷的脸后泪珠子啪嗒啪嗒一颗颗往下掉,一把搂住来人。

周泽楷正弯身准备抱起他的姿势,停在那里,然后莫名其妙。

孙翔嘴里想喊周泽楷却是稀里糊涂的一堆呜呜哇哇,周泽楷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感觉孙翔力气大的出奇搂的他几乎喘不过气,又哭的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只好顺着他的背安抚他。

“怎么了?”他不是就出去买了个他要的泡椒山笋吗?

“我、我想你呜呜呜,我吃布丁,打电话,然后呜呜呜叶修,你戒指呜呜呜呜呜啊……”

“……”所以说根本听不懂啊,周泽楷十分怀念他的副队。

“戒指!!!戒指呢!!!”孙翔看了看自己指上空空简直要跳脚。

“?”戒指上个月买回来不是就一直嫌肉麻懒得带吗?

“戒指戒指!!!”孙翔简直要嚎哭出来。

周泽楷听他这样哭都跟着揪心起来,拉开他准备起身去拿戒指,孙翔又跳起来一个熊抱拉住他。

“不许走啊!!!!!”整个人搂的撕都撕不下来。

“去…拿戒指。”所以究竟是怎么了?

孙翔不可遏制的大哭,几乎都接不上气。那个梦太真实了,就像梦了两年一样,所以也不管是不是明知道是个梦,是不是离谱的很,也要死拉着不放。

周泽楷觉得有点心痛,这种哭法确实伤心到极致了。耐心的拍拍他的背又问了一遍怎么了,孙翔也只管眼泪鼻涕擦周男神一肩头,稍稍憋着抽抽噎噎的“想你。”继而又哭起来。

周泽楷愣住,然后笑了出来。平时最嫌腻歪的孙翔,这句话对周泽楷可是通杀的万金油啊。温温柔柔的搂住孙翔,靠着他的头发蹭了蹭,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背安抚他。

“…噩梦?”享受着难得主动粘人的孙翔,周大大还是做出了合理的猜测,总不能一直让他这么伤心下去吧。

“嗯……”肩头上那颗毛茸茸的头点了点。

“别怕,”周泽楷拉开怀里的孙翔,亲了亲他的脸,“我在。”

是啊,这个周泽楷还在。可以并肩作战,可以争吵打架,可以亲吻做爱,也可以感受到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由着他让着他惯着他。

其实我也很惯他啊,孙翔有些愤愤,可是又不禁打心里觉得,世界上有一个周泽楷真好啊,没有周泽楷,世界该有多寂寞啊。

孙翔以前从不觉得自己会因为感情被牵着鼻子走,从暧昧,告白,恋爱,在一起,总是周泽楷紧张的多,他话很少,普通时总是一副呆样,但是孙翔知道周泽楷可紧张了。所以孙翔其实有点小小的得意,内心想着,虽然我也很喜欢周泽楷,但是他还是绕着我转的。

其实不是这样的,从感受到了暧昧的那一刻起就不是这样的。

紧张的自己,忐忑的自己,不安的自己,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围着周泽楷咕噜咕噜的转个不停了。

“周泽楷……”孙翔看着周泽楷,伸手去扯了扯那张脸,周泽楷搂着孙翔的腰往怀里带了带,另一只手轻轻擦了擦孙翔眼边的泪,表情温柔的询问他怎么了。

恋爱是无可救药愚蠢的事情,简单粗暴相处模式的两人,也会因为一个稍显真实的噩梦而变得温情脉脉起来。

“没什么。”

 

月亮绕地球地球绕着太阳走,我以为世界是座宁静的宇宙。

你总是微笑的你总是不开口,世界被你掌握。


评论(9)
热度(27)

© 周二复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