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 4】周翔

【肆】

 

将夜不夜S城,被江副队人工延迟两个礼拜的孙翔同学欢迎会经不住队友们念经一样的叨叨叨下,终于开场了。

这帮小子,别的都打马虎眼儿,这事儿倒是系裤腰带提喉咙口了,江波涛大大人如其名的在心底汹涌着。

按孙翔同学的意思,这破欢迎会有什么好开的,都跟这些插科打诨的混了一个月早闹腾熟了。队员们不接受,表示大家还可以装作不认识从头开始。孙翔确实有点想装作不认识这帮人,要不是看在这帮神经病比赛训练还像个正常人的份上。一番集火下据理力争,怎样都是不耐烦搞,却被杜明一句上回要队长礼尚往来结果就被俩字儿随便忽悠了得好好补偿补偿给说没了声音。

周泽楷同学的意思,开。

队长拍板,那就开。只是孙小翔撇撇嘴心想那哪儿是忽悠,你也不想想你们队长稀罕忽悠人么,他要真开口忽悠了那才稀罕呢。

秒秒间孙翔的脑电波就忽然蹦到周泽楷大忽悠卖拐的场景上去了。

没事儿走俩步。

于是孙翔同学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那边队友惊恐莫名,正副队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结果越想越想笑,整个小品的内容都被替换本山大叔的周泽楷重演了一遍。

哈哈哈哈,杜明简直就是范伟的不二人选。

 

杜明:我就觉着我这脸是越来越大呀?

周泽楷:对了,这不是主要病症!你知道你的脸为什么大吗?

杜明:为啥?

周泽楷:是你的末梢神经坏死把上边憋大了。

……

于是孙翔彻底崩溃了。以前还对这小品兴致缺缺,经不住电视台一遍一遍重放,这回脑补了周泽楷,可算是领会到这小品的精髓。

江波涛都惊恐了,妈呀实在是难以理解啊,望着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整张脸都憋红还在擦眼泪的孙小翔他百思不得其解。就说去给他开个欢迎会,刚刚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这会儿就乐成这样。

回头望向周泽楷却发现他们一向三无的队长大人居然笑了。唇边噙着笑意眼角都略微弯起来,眼睛里是晴了一天的日照余晖,穿过玻璃窗,穿过大半个训练室,穿越过莫名惊讶甚至被孙小翔神一样的突然跳跃也给带笑了的队员,全数投射到周泽楷的眼睛里。

他没有更多的表情,可这些光在他的眼里像会流动一样充满生气,在黑漆漆的瞳子里四处游窜,然后一尾跃出落在孙翔半边都没在光里的脸上,颊上的酒窝湖水一样漾开,毫不吝啬的展露着这样风华正茂的少年面孔,那脸镜湖一般如实好看,好看的就像是无声的溢美之词称赞起这突然间也美轮美奂起来的盛夏暮色一样。

 

少年不负好时节啊。

江波涛看看孙翔又看看队长心底默默感叹一句,心底促狭又好笑的抱怨一下造物的不公。感受到副队的目光周泽楷回头朝他笑了一笑,江波涛了然,也笑了。

孙翔还沉浸在自己的脑补世界里,想着演本山大叔老婆一角非江波涛莫属了,正要笑,抬眼就看见眼前这一幕。

二十出头,少年意气,那难能可贵的默契,只是相视莞尔就觉得耀眼的不可方物。

突然间兴味索然,这有什么好笑的,无聊。说到底周泽楷怎么可能忽悠人,孙翔又忽然跳了回来,可是冠军,冠军又怎么样。

切,本来就是要拿冠军的要他来说,来轮回就是为了冠军,他就是为了拿冠军。

可是,为什么不是忽悠反而有了被忽悠的感觉,一股无所适从的不爽从各个角落密匝匝的绞上来。根本无足轻重,根本无关痛痒。

好失落啊,这种想法孙翔一万年都不会承认的。

他才不会再去感受那种四下里张望的感觉。他是孙翔,一往无前,冲动自傲,斗志昂扬。他充满攻击力,来自外星球,好胜写满了他的每一根神经末梢,四下里张望这种事不是他该干的。

队员们都散了,孙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扯回自己的表情的,连为什么会最后一个留在训练室他都不记得。整队人好像都很兴奋,晚上有他已经不新的迎新会,他却要提起十二分精神才能让自己显得开心起来。

啊,没错,没有低落的理由,却很难开心起来。

黄澄澄,红彤彤,蓝泱泱,这些颜色他都没有看到,他什么也没想,感觉只是一瞬,等到抬头,整个训练室却陷入无边湮散的黑漆漆的世界里。最近好像经常这样?回过神来,已经身处另一个地方。

他也会发呆了?成长真可怕。他还是孙翔吗?

他想不到这么深,但是他明显的不痛快了。他只会说,这他妈的都是什么啊。一句什么意思都不能代表的话。

走吧,回宿舍换个衣服,准备吃饭,听说甜品不错。

孙翔站了起来,对着门口背着窗,他的身后是万户灯火,霓虹万丈。

走吧,心底有个声音这样说着。别像个失落的小孩一样让人陪你玩儿,他们都不能,他们什么也不是。

你也不是。

只是顿了顿就抬腿往外走去,仿佛心中好像替他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却浑然不知晓的模样。

好胜的孙二翔在脑内摇旗呐喊:别去四下张望啦!弱毙啦!管他是什么只要变强就够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心脏那个地方长出了一个不被发觉的柔软的孙小翔,他扒开层层血管神经,在鼓噪的心跳声里费劲的说到,是啊,别张望啦。

 

因为,曾经试图四处张望过的你不是最该知道,你的周围,根本就什么人都没有吗。

 

-待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评论(3)
热度(11)

© 周二复始 | Powered by LOFTER